古诗词 文言文 现代诗 外国诗 鉴赏集 作者 名句

西城宴集

杨士奇

置酒清轩下,衣冠聿来萃。皆我同朝士,各有禄与位。

昩爽趋在公,日夕还未至。属兹岁除暇,一觞聊共醉。

匪徒展间阔,亦复解劬瘁。平生所相好,岂不在名义。

中和诚可则,贪鄙诚可戒。僶勉以自强,前脩庶足跂。

0

题金粟洞

白玉蟾

白云乱山深复深,洞口枯树鸣幽禽。玉雪影梅春寂寞,琅风韵竹夜萧森。

海流城外青罗带,岩耸天边碧玉簪。忆著仙人郑文叔,泪随夕照落平林。

0

哭梁公实 其二

王世贞

但惜金兰远,宁知玉树摧。赋留中使问,魂逐大招来。

浩荡心难掩,飘零业未灰。何劳验天意,白首世人才。

0

仙姬怨

夏竦

洞口垂杨拂地垂,年来期约又依违。

红桃不解留人住,白鹤何曾觅信归。

雉扇对开春寂寂,绣衣双卷雨霏霏。

无言尽日云边立,不许霓裳按羽衣。

0

覆舟二首

杜甫

巫峡盘涡晓,黔阳贡物秋。丹砂同陨石,翠羽共沉舟。

羁使空斜影,龙居閟积流。篙工幸不溺,俄顷逐轻鸥。

竹宫时望拜,桂馆或求仙。姹女临波日,神光照夜年。

徒闻斩蛟剑,无复爨犀船。使者随秋色,迢迢独上天。

0

五月中连夕风雨气候如高秋枕上

陆游

拥被微吟短鬓秋,孤灯残漏共悠悠。

雨声不貣三更梦,酒力宁禁万里愁?身寄湖山邻剡曲,心游河岳过关头。

世间可恨知多少?虚弊当年季子裘。

0

山花子·风絮飘残已化萍

纳兰性德

风絮飘残已化萍,泥莲刚倩藕丝萦。珍重别拈香一瓣,记前生。

人到情多情转薄,而今真个不多情。又到断肠回首处,泪偷零。

0

答颜司训见寄次韵

胡奎

神仙中人不易得,高士亭前相见时。碧色湖波春浩浩,绿阴门巷昼迟迟。

閒临醉草池皆墨,老拥皋比鬓已丝。海内知音今有几,黄金端合铸钟期。

0

一切都在土地上飞翔(组诗)

近现代:黄葵


致汶川


你启开大地的胸口
地震永远飞离
请月亮吐出羞涩的蕊
静谧召回大地

叫现实欢乐地发芽
叫未来开出朵朵惊喜
放出满山满畈的牛羊
去接近青草的乳液

所有的吻留在嘴唇上
所有的祈福都在自由飘逸
放下风风雨雨
纪念被构筑成心中的天梯
幸福就在你挖崛不止的手里

 

一列岷江

载着慧星黑色的记忆
载着四姑娘山上滚落的无边哀伤
载着水草和宝石的寂静
一列岷江在天府的腰部激荡

载着嗷嗷待哺的呼号
载着年轻的乳房
载着黎明前粗犷的黑暗
一列岷江开出种族的河床

载着无数颗猛烈的风暴眼
载着盐和痛苦塞满的灰色海洋
载着闪电的种子载着希望的酵母
一列岷江开出群峰钢一样的胸膛

载着掌子面岩石颤抖
载着醒来的花朵和根的家乡
栽着心的呼唤载着森林的手臂
一列岷江开进雄鹰展开的翅膀

 


向天堂


大地,喘着粗气
城乡移为平地

不等大地停止颤抖
路全被拉成截截面条

花瓣再也不能飞回枝头
狗吠再也打不开回家的院门

前往天堂的驿站
为什么如此拥挤

所有的路都通向天堂
脚底的路却沸腾成了火海

那么多到天堂发展的人
谁都没有跟家人打一声招呼

 


一切都在土地上飞翔


一幢房子倒成废墟
它只能砸在日子的背上
生活只用一个黎明
就在瓦砾上发芽

一颗苦楝树被震成歪脖子
正在一个劲地歪着
为整个村庄发出绿色的声音
 
一座钟塔停摆了
指针固守在十四时二十八分
时间却沿着岷江两岸蔓延

一颗稻子就是一根长矛
它的根下埋葬着亲人
顶端升起粒粒金黄的火焰

一朵野花站在山顶
统领一座绿色子宫
一切都在土地上飞翔
2008.5.23夜急草

0

一颗遭劫的星北京《国民公报》

近现代:胡适
热极了!
更没有一点风!
那又轻又细的马缨花须
动也不动一动!

好容易一颗大星出来;
我们知道夜凉将到了:——
仍旧是热,仍旧没有风,
只是我们心里不烦躁了。

忽然一大块黑云
把那颗清凉光明的星围住;
那块云越积越大,
那颗星再也冲不出去!

乌云越积越大,
遮尽了一天的明霞;
一阵风来,
拳头大的雨点淋漓打下!

大雨过后,
满天的星都放光了。
那颗大星欢迎着他们,
大家齐说“世界更清凉了!”

一九一九年十二月十七日

(选自《尝试集》)
0

转变

近现代:王家新
季节在一夜间
彻底转变
你还没有来得及准备
风已扑面而来
风已冷得使人迈不出院子
你回转身来,天空
在风的鼓荡下
出奇地发蓝

你一下子就老了
衰竭,面目全非
在落叶的打旋中步履艰难
仅仅一个狂风之夜
身体里的木桶已是那样的空
一走动
就晃荡出声音

而风仍不息地从这个季节穿过
风鼓荡着白云
风使天空更高、更远
风一刻不停地运送着什么
风在瓦缝里,在听不见的任何地方
吹着,是那样急迫

剩下的日子已经不多了
落叶纷飞
风中树的声音
从远方溅起的人声、车辆声
都朝着一个方向

如此逼人
风已彻底吹进你的骨头缝里
仅仅一个晚上
一切全变了
这不仅使你暗自惊心
把自己稳住,是到了在风中坚持
或彻底放弃的时候了

0

诗歌

近现代:骆一禾
那些人 变成了职业的人
那些会走动的职业
那些印刷体字母
仇恨诗歌

我已渐渐老去

诗歌照出了那些被遗忘的人们
那些被挑剔的人们
那些营地 和月亮
那片青花累累的稻麦
湿泣的青苔 即大地的雨衣
诗歌照出了白昼
照出了那些被压倒在空气下面的
疲累的人 那些
因劳顿而面色如韭的人
种油棕的人 采油的人
那些肮脏山梁上的人 海边闪光的
乌黑的镇子
那些被忽视在河床下
如卵石一样沉没的人
在灾荒中养活了别人的人
以混浊的双手把别人抱大的人
照出了雨林熏黑的塔楼
飞过青蝇的古老水瓶
从风雪中归来的人 放羊的人
以及在黑夜中发亮的水井
意在改变命运的人

和无力改变命运的人
是这些巨人背着生存的基础
有人生活,就有人纪念他们
活过、爱过、死过,一去不回头

而诗歌
被另一种血色苍白的人
深深地嫉恨
向诗歌深深地复仇
0

图画展览会

近现代:多多
他们看守绿色的山脊
召唤初次见到阳光的女人
那冰冷削瘦的乳房
向着解放,羞涩地耸起
他们在麦田中行进
要用火红的感情的颜色
涂画夕阳沉没时
那耀眼的悲剧……
他们向更远的石头进发
为后来的孩子留下诚实的足迹
他们有意让故事停顿
像在路上休息
他们传播最早的情欲
像两个接触在一起的身体
他们强调爱与接近
还有古老的告别……
                  
0

迟开的花朵更可爱

普希金
  迟开的花朵更可爱,
美过田野上初绽的蓓蕾。
它们勾起愁绪万千,
使我们的心辗转低回。
正象有时难舍难分的离别,
比甜蜜的相逢更叫人心醉。
             1825年
1

两封信

史蒂文斯

即便早已有一弯新月出现

在诸天的每一个云端,

用晶莹的月光把夜晚润湿,

有人还想要更多更多

可以返回的真实的内心,

一个与自我相对的家,一个暗处,

一份可以享受片刻生活的悠闲。

 

就像点着一支蜡烛,

就像趴在桌上,眯着眼睛,

听着最渴望听的故事,

仿佛我们又重新围坐在一块,

我们中有一人在说着而所有的人都相信

我们听到的话而烛光,尽管很小,已足够了。

 

(罗池 译)

0

三百咏(选十四)

伐致诃利
能识者满怀妒意, 有权者骄气凌人, 其他人不能赏识, 好诗句老死内心。
二十三①
热铁上滴水不见踪影, 莲叶上滴水现出珠形, 日近大角星时滴入海蚌便化为珍珠: 上中下三等品质往往由共处而生。
八十二
女郎的调笑本是天性, 却闪耀在愚人的心间; 正如莲花颜色出于自然, 偏有蠢笨的蜜蜂飞来盘旋。
八十九
忽而眉头紧皱,忽而满面含羞, 忽而似含惊恐,忽而笑语温柔, 少女们的如此面容,眼波流动, 正象四面八方绽开着簇簇笑蓉。
九十一
没有甘露和毒药, 如若不算女姣娥: 爱恋时她是甘露枝, 离弃时她是毒藤萝。
一百零一②
展示三叠波浪,闪耀莲花面庞, 一对鸳鸯戏水,隆起乳房成双, 外观美丽,内怀险恶,是这大江, 若不想沉溺生死海,切莫到其近旁。
一百十四
在这人生大海中,海鱼为它的渔翁③, 将名为女人的钓鱼钩下抛, 不久便钓上贪恋唇边美味的人之鱼, 放在情欲之火上煎熬。
一百二十一
踟蹰在森林树影间, 有纤弱的女郎在行路。 手提起薄薄的胸前衣, 要把皎月的光辉遮住。
一百四十一
雨季如少女,燃起情意, 开放茉莉花散发香气, 浓重乌云(乳房)高高升起, 何人能不由此心神悦怡?
一百七十
生我们的人都已逝去; 同生长的人也沉入记忆; 现在我们一天天走进死亡, 象那大河的积沙岸边老树。
一百七十七
我们以树皮衣满足,你却以财富, 满足是一样,突出处是并不突出; 只有欲望无穷者才算是穷苦, 内心满足的人中,谁穷,谁富?
一百七十八
享乐如天上云端轻盈电光一闪, 寿命似风卷云层中纤弱雨滴一点, 青春嬉戏时短暂,应念此即人间, 智者啊!要修炼收心入定,切莫迟延。
二 百
人寿不过百年,夜已占去一半, 另一半中的一半属于儿时和老境, 余年有疾病离别愁苦,在侍候人中度一生, 这水波一般短促的生命哪有欢情?
三百十一
我所时刻想念的人,她却不恋我. 她想要的是别人,别人又恋别一个, 又有另一个人却认为我最可意, 去吧!她和他,爱神,这个人,和我自己。                金克木译  ①印度传说,雨水在太阳与大角星(作为印度二十八宿之一的标帜,约 相当于我国的元宿)相接近时滴入海蚌壳,便能化为珍珠。  ②诗中双关语兼指江河与美女。腹上三道纹被认为美。  ③“海鱼为它的渔翁”指爱神,因他以海怪或海鱼为标记。
0

箭与歌

朗费罗
我把一只箭射得很高,
它落到了哪里我不知道;
因为它的速度太快,
我的眼睛追不上它。

我唱起一支歌儿在空气中荡飘,
它落到了哪里我不知道;
因为谁的眼力会有那么强,
能追上歌儿的飞翔?

好久好久以后,我看见
在一棵橡树上嵌着那只完好的箭;
我也发现了那个歌子,
它完整地留在一个朋友的心里。
            王晋华译
   选自《朗费罗诗歌精选》,北岳文艺出版社(2000)
0

致马雅可夫斯基

茨维塔耶娃

比十字架和烟囱更高,

在火焰与烟雾中受洗,

脚步沉重的六翼天使——

永远出色,弗拉基米尔!

 

他是赶车的,他又是驭马,

他是任性,他又是法律。

叹息着,往掌心啐口吐沫:

——拽住,拉车的荣誉!

 

下流奇迹的歌手,

真棒,肮脏的傲慢者,

重量级拳手迷恋的是

石头,而不是钻石。

 

真棒,鹅卵石的雷霆!

打着呵欠,得意洋洋,——重新

驱动马车——张开

赶车的六翼天使的翅膀。

 

1921.9.5

0
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