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诗词 文言文 现代诗 外国诗 鉴赏集 作者 名句

三月十六日作

陆游

石笋街西风景幽,醉眠万事付悠悠。

倦游我已七年客,促驾春无三日留。

枝上蝶稀红药老,舍中蚕起绿桑柔。

功名堕甑谁能问,羞作饥鹰夜掣韝。

0

水调歌头 病中戏答友人

文廷式

卿用卿家法,我与我周旋。胸中一事无碍,便算小游仙。

借问封侯万户,何似买田二顷,耕凿赖天全。可笑兰台史,祇欲勒燕然。

众生病,吾亦病,不关禅。灵光皎皎孤映,空水共澄鲜。

说法何须龙象,相笑从他蜩莺,总付大中千。倦即曲肱卧,火宅已生莲。

0

寄邓兵宪

王世贞

治郡功名不让黄,玺书频见下明光。谁将吴地随车雨,去作闽天列戟霜。

射日龙文开组练,腾波鲸血偃馀皇。何人不借寇河内,有父唯呼邓护羌。

童稚至今期竹马,东南是处爱甘棠。知君岂假讴谣重,总为骊珠逐孟尝。

0

清平乐·吴头楚尾

向子諲

吴头楚尾。踏破瓦鞋底。万壑千岩秋色里。不耐恼人风味。

而今老我芗林。世间百不关心。独喜爱香韩寿,能来同醉花阴。

0

题赵景安二亭·尺五二首

陈造

山亭缥缈五云连,瑞霭灵河最近天。

当念江湖吏尘客,举头见日独凄然。

0

杨白花

张宪

杨白花,何轻薄。随风渡江去,飞向谁家落。江南风雨春先老,陌上悠扬为谁好。

永巷春归梦不成,绿池一夜浮萍生。

0

题断堤寺 其三

张孝祥

古寺留春最得多,紫微花畔海棠窠。无人岁晚同幽独,古柏阴森著薜萝。

0

云门道中晚步

李弥逊

层林叠巘暗东西,山转岗回路更迷。

望与游云奔落日,步随充水赴前溪。

樵归野烧孤烟尽,牛卧春犁小麦低。

独绕辋川图画里,醉扶白叟杖青藜。

0

山西情歌

近现代:张耳
你回来了
我不再出门
遍体抚摸
皮肤的记忆盛过心的叹息
黑鸟还会在我的黑头发中作窝吗,亲亲?
两种抚摸不是一种抚摸

你来了
我重新描画眉毛
镜子落满尘土
伸手去擦
连影象也擦去
我还能找回那对黑眉毛吗,亲亲?
两种表情不是一种表情

你来了
树叶竟全落了
于是在室内种花
没有阳光,草也能长
真是奇迹,亲亲
两种绿不是一种绿

你来了
我开始编故事
并唱给枕头一只只催眠曲
枕头也会闭上眼睛
甜睡不醒,并且做梦
我也能同样安睡吗,亲亲?
两种梦不是一种梦

你回来了
我在门口挂出
"油漆未干"
可这两种漆不是一种漆,亲亲!
0

祝福的小红花

近现代:岩上
带着即将出嫁的女儿
去拜母亲的坟
母亲在世时最疼爱我这个大女儿
秋日在示范公墓的
坟地
有着凄凄的凉风吹着

蔓草摇晃着
离别的手势
母亲您要安息
孙女即将出嫁
您要祝福
保佑她做一个好媳妇

香焚袅袅

冥纸飞扬
斜斜秋阳的影子
闪亮着墓碑的刻字
嫁出去的孙女
以后不再来拜您
母亲不要难过

您最疼惜的孙女
即将出嫁
您一定很高兴
象坟头上开着的红色小花
摇曳着
祝福的笑容
0

近现代:于贞志
那虚荣的梦游者将坚持到冬天,直到一场雪
在一夜之间象一个梦境君临荒凉大地。
在静寂的正午你听到了雪的叫喊,
当她的骨头被皮鞋吱吱踩响,是怎样的暗示

将你引导,走向这一片鸦鸣回荡的空林?
神自会在摩利亚山巅预备自己的羔羊。
而我写作一首诗,象在一场梦中回旋。
通向夏天的幽邃小径落满枯枝,己被遗忘。

当世界上只有两个人,神看见了被蛇引诱的
赤裸者,他伊甸园里的呼喊,
多少世纪之后被另一个人听到∶"你在哪里?"
当这世界陷于沉睡,"哦,我在这里。"

直到寻呼机在雪地里尖叫起来,
蓝鸟轿车辗过积雪闪闪驶进闹市区。
雪开始融化,物质从沉睡中醒来--
这是人的世界,谁听到了神的呼喊?
0

隐现(长诗)让我们看见吧,我的救主

近现代:穆旦
1 宣道

现在,一天又一天,一夜又一夜,
我们来自一段完全失迷的路途上,
闪过一下星光或日光,就再也触摸不到了,
说不出名字,我们说我们是来自一段时间,
一串错综而零乱的,枯干的幻象,
使我们哭,使我们笑,使我们忧心
用同样错综而零乱的,血液里的纷争,
这一时的追求或那一时的满足,
但一切的诱惑不过是诱惑我们远离;
远远的,在那一切僵死的名称的下面,
在我们从不能安排的方向,你
给我们有一时候山峰,有一时候草原,
   有一时候相聚,有一时候离散,
   有一时候欺人,有一时候被欺,
   有一时候密雨,有一时候燥风,
   有一时候拥抱,有一时候厌倦,
   有一时候开始,有一时候完成,
   有一时候相信,有一时候绝望。

主呵,我们摆动于时间的两极,
但我们说,我们是向着前面进行,
因为我们认为真的,现在已经变假,
我们曾经哭泣过的,现在已被遗忘。
一切在天空,地面,和水里的生命我们都看见过了,
我们看见在所有的变中只有这个不变,
无论你成功或失败只有这个不变,
新奇的已经发生过了正在发生着或者将要发生,然而只有这个不变:
无尽的河水流向大海,但是大海永远没有溢满,海水又交还河流,
一世代的人们过去了,另一个世代来临,是在他们被毁的地方一个新的回转,
在日光下我们筑屋,筑路,筑桥:我们所有的劳役不过是祖业的重复。
或者我们使用大理石塑像,崇拜我们的英雄与美人,看他终竞归于模糊,
我们痛惜美丽的失去了,但失去的并不是它的火焰,
我们一切的发明不过为了——但我们从没有增加安适,也没有减少心伤。
我们和错误同在,可是我们厌倦了,我们追念自然,
以色列之王所罗门曾经这样说:
一切皆虚有,一切令人厌倦。
那曾经有过的将会再有,那曾经失去的将再被失去。
我们的心不断地扩张,我们的心不断地退缩,
我们将终止于我们的起始。

所以我们说:
我们能给出什么呢?我们能得到什么呢
一切的原因迎接我们,又从我们流走,
所有古老的传统,所有的声音,所有的喜怒笑骂,所有的树木花草都在等待我们的降生,
有一个生命赋予了这所有的让他们等待:
智者让智慧流过去,青年让热情流过去,先知者让忧患流过去,农人让田野的五谷流过去,
  少女让美的形象流过去,统治者让阴谋和残酷流过去,反抗者让新生的痛苦流过去,
  大多数人让无知的罪恶流过去,
我们是我们的付与,在我们的付与中折磨,
一切完成它自己;一切奴役我们,流过我们使我们完成。
所以我们说
我们能给出什么呢?我们能得到什么呢
在一条永远漠然的河流中,生从我们流过去,死从我们流过去,血汗和眼泪从我们流过去,
  真理和谎言从我们流过去,
有一个生命这样地诱惑我们,又把我们这样地遗弃,
如果我们摇起一只手来:它是静止的,如果因此我们变动了光和影,如果因此花朵儿开放,
  或者我们震动了另外一个星球,
主呵,这只是你的意图朝着它自己的方向完成。

2  历程

在自然里固定着人的命运
当人从自然的赤裸里诞生
他的努力是不断地获得
隔离了多的去获得那少的
当人从自然的赤裸里诞生
我要指出他的囚禁,他的回忆
成了他的快乐

  情人自白:

全是不能站稳的
亲爱的,是我脚下的路程;
接受一切温暖的吸引在岩石上,
而岩石突然不见了。孩童的完整
在父母的约束里使我们前行:
那新鲜的知识,初见的
欢快,世界向我们不断扩充,
可是当我爬过了这一切而来临,
亲爱的,坐在崩溃上让我静静地哭泣。

一切都在战争,亲爱的,
那以真战胜的假,以假战胜的真,
一的多和少,使我们超过而又不足,
没有喜的内心不败于悲,也没有悲
能使我们凝固,接受那样甜蜜的吻
不过是谋害使我们立即归于消隐。
那每一伫足的胜利的光辉
虽然胜利,当我终于从战争归来,
当我把心的疲倦呈献你,亲爱的,
为什么一切发光的领我来到绝顶的黑暗,
坐在崩溃的峰顶让我静静地哭泣。

  合唱:

如果我们能够看见他
如果我们能够看见
我们的童年所不意拥有的
而后远离了,却又是成年一切的辛劳
同所寻求失败的,

如果人世各样的尊贵和华丽
不过是我们片面的窥见所赋予,
如果我们能够看见他
在欢笑后面的哭泣哭泣后面的
最后一层欢笑里,

在虚假的真实底下
那真实的灵活的源泉,
如果我们不是自禁于
我们费力与半真理的蜜约里
期望那达不到的圆满的结合。

在我们的前面有一条道路
在道路的前面有一个目标
这条道路指引我们又隔离我们
走向那个目标,
在我们黑暗的孤独里有一线微光
这一线微光使我们留恋黑暗
这一线微光给我们幻象的骚扰
在黎明确定我们的虚无以前

如果我们能够看见他
如果我们能够看见……

  爱情的发见:

活着是困难的,你必须打一扇门。
这世界充满了生,却不能动转
挤在人和人的死寂之中,
看见金钱的闪亮,或者强权的自由,
伸出脏污的手来把障碍屏除,
(在有路的地方,就有光的引导。)
阴谋,欺诈,鞭子都成了他的扶助。
   他在黄金里看见什么呢?他从暴虐里获得什么呢?
   宽恕他,为了追寻他所认为最美的,
   他已变得这样丑恶,和孤独。
活着是困难的,你必须打一扇门。
那为人讥笑的偏见,狭窄的灵魂
使世界成为僵硬,残酷,令人诅咒的,
无限的小,固执地和我们的理想战斗,
(在有路的地方,就有光的引导。)
挡住了我们,使历史停在这里受苦。
   他为什么不能理解呢?他为什么甘冒我们的怨怒呢?
   宽恕他,因为他觉得他是拥抱了
   真和善,虽然已是这样腐烂。

爱着是困难的,你必须打一扇门。
我们追求的是繁茂,反而因此分离。
我曾经爱过,我的眼睛却未曾明朗,
一句无所归宿的话,使我不断悲伤:
她曾经说,我永远爱你,永不分离。
(在有路的地方,就有光的引导。)
虽然她的爱情限制在永变的事物里,
虽然她竟说了一句谎,重复过多少世纪,
   为什么责备呢?为什么不宽恕她的失败呢?
   宽恕她,因为那与永恒的结合
   她也是这样渴求却不能求得!

  合唱:

如果我们能够看见他
如果我们能够看见
不是这里或那里的茁生
也不是时间能够占有或者放弃的,

如果我们能够给出我们的爱情
不是射在物质和物资间把它自己消损,
如果我们能够洗涤
我们小小的恐惧我们的惶惑和暗影
放在大的光明中,

如果我们能够挣脱
欲望的暗室和习惯的硬壳
迎接他,
如果我们能够尝到
不是一层甜皮下的经验的苦心
他是静止的生出动乱
他是众力的一端生出他的违反。
O他给安排的歧路和错杂!
为了我们倦了以后渴求
原来的地方。
他是这样地喜爱我们
他让我们分离
他给我们一点权力等它自己变灰,
O他正等我们以损耗的全热
投回他慈爱的胸怀。

3 祈神

在我们的来处和去处之间,
在我们的获得和丢失之间,
主呵,那目光的永恒的照耀季候的遥远的轮转和山河的无尽的丰富
枉然:我们站在这个荒凉的世界上,
我们是廿世纪的众生骚动在它的黑暗里,
我们有机器和制度却没有文明
我们又复杂的感情却无处归依
我们有很多的声音而没有真理
我们来自一个良心却各自藏起,

我们已经看见过了
那使我们沉迷的只能使我们厌倦,
那使我们厌倦的挑拨我们一生,
那使我们疯狂的
是我们生活里堆积的、无可发泄的感情
为我们所窥见的半真理利用,
主呵,让我们和穆罕穆德一样,在他沙漠的岁月里,
让我们在说这些假话做这些假事时
想到你,

在无法形容你的时候,让我们忍耐而且快乐,
让你的说不出的名字贴近我们焦灼的嘴唇,无所归宿的手和不稳的脚步,
因为我们已经忘记了
我们各自失败了才更接近你的博大和完整,
我们绕过无数圈子才能在每个方向里与你结合,

让我们和耶苏一样,给我们你给他的欢乐,
因为我们已经忘记了
在非我之中扩大我自己,
让我们体验我们朝你的飞扬,在不断连续的事物里,
让我们违反自己,拥抱一片广大的面积,

主呵,我们这样的欢乐失散到哪里去了

因为我们生活着却没有中心
我们有很多中心
我们的很多中心不断地冲突,
或者我们放弃
生活变为争取生活,我们一生永远在准备而没有生活,
三千年的丰富枯死在种子里而我们是在继续……

主呵,我们衷心的痛惜失散到哪里去了

每日每夜,我们计算增加一点钱财,
每日每夜,我们度量这人或那人对我们的态度,
每日每夜,我们创造社会给我们划定的一些前途,

主呵,我们生来的自由失散到哪里去了

等我们哭泣时已经没有眼泪
等我们欢笑时已经没有声音
等我们热爱时已经一无所有
一切已经晚了然而还没有太晚,当我们知道我们还不知道的时候,

主呵,因为我们看见了,在我们聪明的愚昧里,
我们已经有太多的战争,朝向别人和自己,
太多的不满,太多的生中之死,死中之生,
我们有太多的利害,分裂,阴谋,报复,
这一切把我们推到相反的极端,我们应该
忽然转身,看见你

这是时候了,这里是我们被曲解的生命
请你舒平,这里是我们枯竭的众心
请你揉合,
主呵,生命的源泉,让我们听见你流动的声音。

1947年8月

注:本诗曾经作者修订,改动若干文字和译名(耶苏-耶稣),主要更动在第二部(历程)《爱情的发见》一节,现据李方《穆旦诗全集》本照录入如下:

…………
  爱情的发见:

生活是困难的,哪里是你的一扇门。
这世界充满了生命,却不能动转
挤在人和人的死寂之中,
看见金钱的闪亮,或者强权的自由,
伸出脏污的手来把障碍摒除,
(在有行为的地方,就有光的引导。)
阴谋,欺诈,鞭子都成了他的扶助。
   他在黄金里看见什么呢?他从暴虐里获得什么呢?
   宽恕他,为了追寻他所认为最美的,
   他已变得这样丑恶,和孤独。
生活是困难的,哪里是你的一扇门。
那为人讥笑的偏见,狭窄的灵魂
使世界成为僵硬,残酷,令人诅咒的,
无限的小,固执地和我们的理想战斗,
(在有行为的地方,就有光的引导。)
挡住了我们,使历史停在这里受苦。
   他为什么不能理解呢?他为什么甘冒我们的怨怒呢?
   宽恕他,因为他觉得他是拥抱了
   真和善,虽然已是这样腐烂。

生活是困难的,哪里是你的一扇门。
我们追求的是繁茂,反而因此分离。
我曾经爱过,我的眼睛却未曾明朗,
一句无所归宿的话,使我不断悲伤:
她曾经说,我永远爱你,永不分离。
(在有行为的地方,就有光的引导。)
虽然她的爱情限制在永变的事物里,
虽然她竟说了一句谎,重复过多少世纪,
   为什么责备呢?为什么不宽恕她的失败呢?
   宽恕她,因为那与永恒的结合
   她也是这样渴求却不能求得!
…………
0

憎恨

近现代:绿原
不问红花是怎样请红雀欢呼著繁星开了
不问月光是怎样敲著我的窗
不问风和野火是怎样向远夜唱起歌……

好久好久
这日子
没有诗。

不是没有诗呵
是诗人的竖琴
被谁敲碎在桥边
五线谱被谁揉成草发了。

杀死那些专门虐待青色谷粒的蝗虫吧
没有晚祷!
愈不流泪的
愈不需要十字架;
血流得愈多
颜色愈是深沉的。

不是要写诗
要写一部革命史啊!
0

梅林1

爱默生

1

 

你那低回的竖琴永不能令我欢欣,

或填满我渴求的耳朵,

弦的弹奏当如天地间风的运行,

自由,超迈,大气磅礴。

小夜曲的婉转低吟,

钢琴的清脆音符,

哪能将野性的血惊醒

自神秘的深处?

诗人当如君王,

击打琴弦必须有野蛮雄健的力量,

仿佛用权杖或铁锤驱遣

雷霆般的技艺

奔驰在琴弦之间,

揭示太阳旋转的秘密,

和辽远星球的火焰。

梅林的敲击是命运的敲击,

它应和着森林里的声音,

当枝干猛烈撞击着枝干;

它应和着洪流沉闷的呻吟,

当冰的囚室在春天里震颤;

它应和着演说家奔涌的言辞, 

应和着阳刚灵魂的脉动,

应和着熙攘喧嚣的城市,

应和着炮火连天的战争,

应和着勇士慷慨的行进,

应和着洞穴里回荡的圣徒的歌音。

 

伟大的诗艺

必定有伟大的气质。

诗人不会用节奏和格律

将他的思想束缚,

而要抛开一切陈规;

他将不断攀登

朝着诗韵的巅峰。

“进来,进来,”天使说,

“进入最上面的门,

不要数下面有多少层,

一级级靠近乐园的景致

沿着那惊奇的楼梯。”

 

他是游戏之王,熟谙自己的技艺,

永不愧疚,无可挑剔,

他将每日的快乐分赐,

藏在诗歌的甜蜜流体里。

当他玄妙的心灵

高声唱出自己的乐音,

意念便纷纷幻化显形,

它们和着曲调,

一边走,一边手舞足蹈,

汇成浩浩荡荡的大军。

 

这丰富的快乐令他沉迷,

他把一切主题歌唱;

梅林雄健的诗行

足以化解自然的一切对立,——

他剥夺暴君的意志,

他给狮子温和的脾气,

他的歌声撒在翻涌的空气里,

便平息了迫近的风暴,

他让季节宁静地生长,

像诗歌一样安详。

如果没有灵感,情绪低落,

他不会奢望去编织

惊人的诗;

他会静待力量恢复。

就像鸟儿从休歇的地方

向天空的最高处扶摇直上,——

即使这也远远不及缪斯翱翔的高度。

他也不会如此僭越,

以为凭巧智就可达到那样的境界,

它只属于特定的灵魂,

特定的时辰。

有时世界仿佛豁然敞亮,

上帝的意志自由驰骋,

那时即使白痴也会惊醒,

洞见千年里人世的变迁,——

突然,不经意间,

我们被自己触动,冲到门边眺望,

即使天使的剑也无法呈现

它们隐匿的景观。

 

2

 

诗人的韵

调节君王的事务;

爱平衡的自然

成对地铸造万物。

每一点都为另一点而设,

每一种颜色都有相反的颜色,

每一种声音呼应着另一种声音,

或高或低,

各种味道快乐地融合在一起;

叶子在枝条上相互应和,

还未发芽时它们就是如此亲近。

手挨着手,足挨着足,

新郎新娘将同一个身体分享;

古老的仪式,婚姻的双方

在每位凡人的生命里居住。

光的熔炉在远处亮闪,

它熔化球形与条形,

锻造成对的星星,

让它们谁也不孤单。

动物们因爱而癫狂,

因相思而押韵;

都在恰当的时辰

加入世界的合唱。

 

就像舞者的乐队有条不紊,

思想也手拉着手现身;

它们成对地表演,

时而交换一下舞伴;

彼此帮助,彼此映衬,

不乏智慧,也不乏青春。

那些形单影只的奇想

却只能短暂地飘荡,

就像单身汉

或嫁不出去的女孩,

他们做不了祖先,

无法留下让谎言恐惧的后代,

也无法让真理永不朽坏。

像鹰的双翼那样完美,

万物的韵在于平衡搭配,

数学与贸易

同样要求助于和谐的缪斯。

奈米西斯女神2

也是让奇数与偶数相配,

她在天地间驻临,

纠正一切失衡,

让音符尽善尽美,

让歌曲浑然天成。

 

微妙的韵,丰盛的废墟,

在生的房子里喁喁低语,

三姐妹3一边织,一边唱; 

我们这些轮回中的泥土,

应和着她们完美的音律,

当黎明黄昏的暗淡天幕

把音乐饮醉的我们掩藏。

 

注释:

1. 梅林(Merlin)是传说中亚瑟王手下的魔法师。

2. 奈米西斯(Nemesis)是希腊神话中的报应女神,其主要功能是维持宇宙的平衡。

3. 三姐妹指命运三女神,她们纺织每一个人的命运。

 

1846

0

致缪斯

阿赫玛托娃

缪斯姐姐望了我一眼,

她的目光清澈又晶莹。

她还夺走了我的金戒指,

我的第一件春日的礼品。

 

缪斯!你看世人是多么幸福——

无论是少女、少妇,还是寡妇……

我宁愿在尘寰中死去,

也强似遭受这种幸福的桎梏。

 

尽管我也会去采撷

那一朵稚嫩的雏菊;

但在这人世间我命定要忍受

每一次失恋的痛苦。

 

伴着窗前的烛光燃到清晨,

我内心并不思念任何人,

我并不想、并不想、并不想知道

世人怎样把别的少女亲吻。

 

明天的镜子面前,我将受到嘲讽:

“你的目光既不清澈,又不晶莹……”

那我要轻声地回答:

“是缪斯夺去了上帝赐予的礼品。”

 

(黎皓智译)

0

播种机的诗

拉莫斯

土地坎坷粗糙,努力却得不到回报

然而我在你身上看到,果园的荫影

红色的果园——

满园桃树,啊树的躯干

从不隐匿的野百合。

 

的确,在我的道路上,从未出现一朵花,

然而自从敞开你贫脊的胸膛

我在思想里复苏了一个生命的食粮

或在夕阳残照下,我使你的脸,

放射出石榴的红光。

 

土地坎坷粗糙:

但是当你脱掉衣裳、平静的三叶草,

染上并不扎实的茉莉的花香

在空中响起

漫无目标的花粉的婚礼之歌;

在死而复生的漂亮包装下,

我播种机

在虞美人血染的田野上耕作

用海洋色的公牛或月光般的小马。

 

(丁文林译)

0

纪念碑

普希金
我为自己建立了一座非人工的纪念碑,
在人们走向那儿的路径上,青草不再生长,
它抬起那颗不肯屈服的头颅
高耸在亚历山大的纪念石柱之上。
  
不,我不会完全死亡——我的灵魂在遗留下的诗歌当中,
将比我的骨灰活得更久长和逃避了腐朽灭亡,——
我将永远光荣不朽,直到还只有一个诗人
活在这月光下的世界上。
我的名声将传遍整个伟大的俄罗斯,
它现存的一切语言,都会讲着我的名字,
无论是骄傲的斯拉夫人的子孙,是芬兰人,
甚至现在还是野蛮的通古斯人,和草原上的朋友卡尔梅克人。
  
我所以永远能为人民敬爱,
是因为我曾用诗歌,唤起人们善良的感情,
在我这残酷的时代,我歌颂过自由,
并且还为那些倒下去了的人们,祈求过宽恕同情。
  
哦,诗人缪斯,听从上帝的旨意吧,
既不要畏惧侮辱,也不要希求桂冠,
赞美和诽谤,都平心静气地容忍,
更无须去和愚妄的人空作争论。
0

“夜是一座沉睡的大城”

雅各泰

夜是一座沉睡的大城,

风吹着……它从远方来,直到

这床的避难所。这是六月的午夜。

你睡了,人们把我带到无尽的岸边,

风摇着榛树。传来一声呼叫

挨近,又撤离,我敢发誓,

一缕光穿林而过,或许是

在地狱中打转的那些影子。

(夏夜里的这声呼叫,多少事情

我能从中说出,从你的眼里……)但它只是

那只名叫苍鹄的鸟,从郊外的

树林深处呼叫我们。我们的气味

已经是黎明时垃圾腐臭的气味,

已经从我们灼烫的皮肤下穿透骨头,

当街角,星星们渐趋黯淡。

 

(树才 译)

0
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