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诗词 文言文 现代诗 外国诗 鉴赏集 作者 名句

马荦飞孝廉

丘逢甲

蚝墩墩畔话乡关,满眼沧桑客退闲。不是争墩王介甫,与君各自占东山。

0

十六夜同南庵翁游昭觉禅院醉笔

谢榛

客子来金界,王孙驻玉鞍。春通九衢夕,风闪万灯寒。

改席钟声度,当杯月影团。明年旷颜色,胜景忆同看。

0

送史生仲恭北上

段成己

裘马翩翩事远游,少年豪举气横秋。爱君早有四方志,为我能无一日留。

击筑悲歌增感慨,倒瓶浊酒浣离愁。他时相忆劳回首,何处风沙认晋州。

0

夜泊归舟

范成大

旧国风烟古,新凉瘴疠清。

片云将客梦,微月照江声。

细和悲秋赋,遥怜出塞情。

荒山余阀阅,儿女擅嘉名。

0

梁三朝雅乐歌十九首 其七

沈约

寿随百礼洽,庆与三朝升。惟皇集繁祉,景福互相仍。

申锡永无遗,穰简必来应。

0

东陂遇雨,率尔贻谢南池

孟浩然

田家春事起,丁壮就东陂。殷殷雷声作,森森雨足垂。

海虹晴始见,河柳润初移。予意在耕凿,因君问土宜。

0

2002.3.16夜半枕上听蛙

卢青山

恰恰莺啼听不闻,随他草长日纷纷。此心似为君迷蛊,不得君来不肯春。

0

孤山

王镃

芙蓉十里媚薰风,岸上花开水底红。

认得孤山旧游处,酒旗摇飏树云中。

0

空麦秆里的秋天

近现代:娜夜
时间 在我热爱的事物上
降临
秋天抖动了一下
第一颗果实落下来

我的幸福渗出水来……
有多少过去
留下现在
现在慢慢消失
这些树
一天比一天高

我已挥霍不动你的收成了:秋天
让我在一根空麦秆里
握紧你的孤独

“这不是痛苦是生活本身
消失了”
0

类似

近现代:王寅
局部的疾病,废弃的雨丝
炽热的远景阴影绚丽
枕在双手上的头脑无声无息

被迫的孤寂,加倍的安宁
仅有的幸福有别于
全部的自由

阴郁的岁月分崩离析
脆弱的力量依然是勇气
牺牲已使悲痛失去了浮华

阳光来自一片长眠的树叶
我的眼睛正在适应光明
0

歌声

近现代:多多
歌声是歌声伐光了白烨林
寂静就像大雪急下
每一棵白烨树记得我的歌声
我听到了使世界安息的歌声
是我要求它安息
全身披满大雪的奇装
是我站在寂静的中心
就像大雪停住一样寂静
就连这只梨内也是一片寂静
是我的歌声曾使满天的星星无光
我也再不会是树林上空的一片星光
                  
0

当我听到一个声音说

近现代:杜牧野
当我听到一个声音说




当我听到一个声音说

我的身后站着一个强大的祖国

我忽然浑身充满了力量

我迎风擦了擦眼睛

向驾着马车赶路的太阳行了注目礼

然后继续行进在救援路上

我蓦地感到能扛起家乡的四季

把霜雪挑在左肩把苦雨担在右肩

尽管希望之上还飘着震云

尽管双手握满茧子泥巴裹满裤腿

可当我听到一个声音说

我的身后站着一个强大的祖国

嗓子眼里悬着的心忽然落地

失去亲人的感觉开始一阵阵疼痛

一阵阵疼痛中……

我要重新用双脚去丈量我的高原

苦难虽然无法摘除

我仍把幸福植进伤口

我要用阳光的丝线缝住黑夜的裂痕

因为我知道身后永远站着

我坚韧的母亲



选自2008年10月号《诗刊.下半月刊》
0

天黑时下雨了

近现代:杨子
天黑时下雨了。
行人全都看着街口的红灯发呆。
影子鞭打着我们。
“回家前你一定要醒来!”

道路像一条银蛇,
钻进了远方的黑暗。
我始终记住我是什么东西,
我始终记住我要去哪里。

饱含水分的树木
把人的气味和声音也吸去了。
警车呼啸着驶向西区,
而在东区,善良的人已经受到了伤害
0

爱情之歌

洛赫维茨卡娅

你在哪儿,我的骄傲,你在哪儿,我的意志?

你的亲吻有如许多神秘和奇迹,

你的拥抱有如此多幸福的新意!

 

而从前的我曾是那样冷漠超然,

你从我头上窃去了我的皇冠。

你就紧紧地抱吧――有力而又热烈,

曾经的女王已是女奴供你驱遣。

 

你既温柔又歹毒,既柔情又残酷。

你用迷人的梦境把我围护,

你让我在如火般的梦中燃烧着死去,

在死亡中偷欢在偷欢中死亡!

 

第205页

0

家庭

雨果·克劳斯

爸爸正在吃鹧鸪,妈妈不在

而我和乔治在谈杀人

以及翘家以及该搭哪班火车

当太阳滚进我们的阁楼

并且在干草堆中闪闪发光

爸爸边咒骂边说“老天有眼

乔治离家

而我继续玩着火车

通着电,在地板上柱子间

动来动去。

0

犰 狳――给罗伯特.洛厄尔

毕肖普

每年这个时候

几乎每天夜里都能见到

那些易碎的非法的火气球。

上升到到山的高度,

 

升向这一地区依然

受人尊敬的一位圣人,

纸壁发红,里面充满了光

忽明忽暗,像颗跳动的心。

 

一旦升入天空,就很难

把它们与星星区分――

这是些行星――有颜色的

下坠的金星,或是火星,

 

或是浅绿色的那颗。风吹来,

它们就燃烧,倾覆,翻滚,摇晃;

不然它们会飘行至

风筝似的南十字星座上,

 

远去了,暗淡了,庄严的

缓缓的离开了我们

也可能,碰上山口往下吹的风

突然发生了危险。

 

昨天夜里,又一只大气球坠毁了。

它撞上了屋后的山岩

喷溅开来,好象碎了的火蛋。

火焰直往下蹿。我们看见一对

 

在那里筑巢的猫头鹰飞起来

向上,旋转着露出白色和黑色

肚皮下面映红了,直到

它们尖叫着飞出视野。

 

那旧的鹰巢一定被烧毁了。

一只犰狳匆忙地逃离了大火,

它孑然一身,羽毛被照得铮亮,

朵朵玫瑰,垂着头,尾巴收缩,

 

稍后,一只短耳朵的幼兔

蹦了出来,吓我们一跳。

多么柔软!一撮无形的灰烬,

眼睛一动不动,火烧火燎的。

 

太美妙了,这梦似的模拟!

哦,坠落的火,刺耳的尖叫

和恐怖,那残弱的武力威胁着

无知地与天空扭打成一片!

……

0

“那时刻永远逝去了 孩子”

雪莱

1

 

那时刻永远逝去了,孩子!

它已沉没,僵涸,永不回头!

我们望着往昔,

不禁感到惊悸:

希望底阴魂正凄苍、悲泣;

是你和我,把它哄骗致死,

在生之幽暗的河流。

 

 

我们望着的那川流已经

滚滚而去,从此不再折回;

但我们却立于

一片荒凉的境地,

象是墓碑在标志已死的

希望和恐惧:呵,生之黎明

已使它们飞逝、隐退。

 

1817年

 

(查良铮 译)

0

下 行

伊格内托

我所惧怕的土地中有一个洞。

我把自己垂入其中,首先把

长绳的一端拴在附近的树上,

另一端拴在我的腰上。

我让自己一步步下垂,

紧紧抓着绳子,

每一步都把我的双脚

牢牢地插在那散发出

泥土味的四壁上。

当我下降,我吸入的空气越来越少

吸入的矿物质和粘泥的混合体越来越多,

湿润,沉重,封闭。我开始失去

知觉,并且害怕

我会松开我紧紧抓着的绳子

而掉进洞底,被从四壁

掉在我头顶上的泥块

所窒息。正是这种

葬礼的恐惧引我爬下去。

0
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