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不伦恋情 - 我家的淫贱母狗们---妈妈篇 1-11
我家的淫贱母狗们---妈妈篇 1-11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大量偷拍情侣自拍视频_高清无码v视频日本www_在线中文字幕亚洲日韩]

地址发布页:

    (1)被胁迫的妈

  各位好,我叫小伟,今年刚满17岁,正在读高中。

  我就读于全市最烂的野鸡中学,和大多数招进来的同学一样,我成绩一塌糊
涂,不爱读书学习。除此之外,我们还经常逃课去网吧,校方知道我们都是些废
柴,也懒得抓纪律。

  出了校门,回到家中,也没人管教我,实际上我家里也没啥人,就我和妈妈
俩……我是单亲家庭出生,从小没见过爸爸,由妈妈独自一人抚养。妈妈对我很
好,很宠溺我,但作为单亲妈妈,她为了赚钱,工作十分忙碌,根本没时间管教
我。

  在此,先跟大家介绍一下:我妈妈叫黄美珍,今年45岁,外地人。

  妈妈二十岁出头的时候来到我们县城,嫁了一个当地人,这也是她唯一的一
段婚姻。那男人对我妈妈挺照顾,本来应该是个美满家庭,但那男人却被查出来
不孕不育……拖了几年后,在老一辈父母的压力之下,为了传宗接代,俩人黯然
离婚。

  离婚后,妈妈一个人生活,大概在她29岁的时候,她突然怀上了我,在那个
年代,这算大龄孕妇了,非常少见。而且妈妈当时遇到了什麽男人,究竟怎样怀
上了我,一直都是个谜。我问过妈妈,但她不愿意告诉我。

  关于妈妈的过去,我只知道她小时候家里穷,没钱供她上学读书,因此她没
什麽文化,但我妈妈天生丽质,长着一副漂亮脸蛋,五官标致,大眼睛,长睫毛。
妈妈的身材也极其火爆,水蛇腰,大奶子,穿34F 的大码胸罩,走起路来大屁股
一扭一扭的,十分诱人……如今,妈妈已经45岁了,但她依旧皮肤白皙,丰乳肥
臀,是许多男人性幻想的对象。

  由于妈妈出众的长相和身材,打我记事起,街坊邻居就一直风言风语,谣传
我妈妈在外面有男人,而且不止一个。他们背后骂我妈妈是「老破鞋」,讲我妈
妈生活作风不检点,因为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啊。不过,对此我倒无所谓,就自家
这情况,只要能有口饭吃、能有钱去网吧上网,我就很知足了。

  ……

 言归正传

  ……

  有一天,我在教室里用手机看AV,声音很大,惊动了班主任陈老师。放学后,
同学们都回家了,陈老师单独把我叫到办公室训话。

  前面讲过,我们学校是野鸡中学,学校管理混乱,因此聘请的老师们素质也
很低下,什麽教书育人都是假。

  话说陈老师把我叫到办公室后,先劈头盖脸地把我骂了一顿,骂我是龟儿子,
竟然在公共场所看黄片。陈老师不知道,我从小就是一个好色胚子,上小学的时
候就会打飞机,还偷我妈妈的钱去录像厅里看黄色电影。

  现在,街上的录像厅大多都关门了,我只能用手机偷偷看岛国AV. 最后陈老
师没收了我的手机,这可把我急死了,我苦苦哀求他,把手机还给我,说这手机
是我妈妈辛苦挣钱,存了好几个月才给我买的。

  陈老师一听,觉得很奇怪:「你妈是干啥的?买个破手机,还得存几个月的
钱?」

  我怯怯地说:「不知道,但我妈妈工作很辛苦……陈老师,求求你了,把手
机还给我吧!」

  陈老师眼珠子一转,转而问我:「昨天晚上家长会,那个穿黑色吊带袜的女
人,是不是你妈?」

  我点点头,老实回答:「是啊,那就是我妈妈,她每天都那样打扮。」

  陈老师吐了口痰,说:「我操,小伟,你妈真骚啊!来参加自己儿子的家长
会,还还穿个吊带袜,裙子一点点短,屁股都快遮不住了。」

  为了拿回手机,我配合着陈老师说:「对对对,陈老师,您说得对,我妈是
出了名的骚货。」

  陈老师目露淫光:「我操,真的假的?下次把她喊到我办公室来,我要跟你
妈谈谈!」

  我揣着糊涂装明白,故意说:「好啊,陈老师,不过,你们俩谈啥呢?要不
这样吧,你哪天有空就去我家吧,我跟我妈说一声,学校老师要家访。」

  陈老师不耐烦地说:「不用、不用,你明天把你妈叫到我办公室来,其他你
不用管了。」

  我点点头,说:「没问题,陈老师,您放心吧。」

  说罢,陈老师就放我回家了,还把没收的手机也还给了我。

  ……

  翌日,放学后,其他同学都陆续回家,我坐在教室里等妈妈。没一会儿,我
妈妈骑着电动车赶到我学校,我让她到陈老师的办公室,说老师要和她聊聊我的
学习情况。

  我妈妈随即走进陈老师的办公室。

  陈老师坐在办公桌前,正看着AV,他见我妈妈姗姗来迟,他板起脸说:「你
这个家长,怎麽回事?怎麽这麽晚才来?」

  我妈妈很抱歉地说,今天她下班晚了,公司领导留她谈话的……实际上我很
清楚,肯定是妈妈的领导下班后又和她打了一炮。

  陈老师说:「既然你来迟了,我就直奔主题吧,眼下学校有一个奥数培训班,
想参加的学生,需要老师的推荐才能报名,你想不想你儿子参加?」

  我妈妈点点头,说:「当然想啊,这是好事!」

  陈老师说:「那好,算你明白,不过我跟你讲,你儿子成绩不够,原则上是
没资格报名的。」

  我妈妈皱了皱眉,说:「哦,是这样啊,那老师您看,需要我们家长做什麽?」

  说罢,我妈妈把手伸进皮包里,準备拿一个红包,贿赂陈老师。

  陈老师摆摆手说,他不差钱,我妈妈给他的红包,还不够他塞牙缝呢。

  这下我妈妈不知该如何是好了,她一脸为难地看着陈老师。

  陈老师忽然淫笑起来,他盯着我妈妈穿着肉色丝袜的美腿,一边笑,一边说,
要不这样吧,我给你出个主意:你现在把衣服脱光,过来陪陪我,我就保证你儿
子参加这个奥数竞赛。

  我妈妈一听,小脸刷地一下红了,她摇摇头:「老师,这样不合适吧,您…
…您可是我儿子的班主任啊!」

  陈老师急了,他嗖地站起身,一拍桌子说:「我操,你个老骚货,跟我装什
麽清纯啊,赶紧过来,把衣服脱了!」

  我妈妈先是一惊,然后短暂地思考了几秒钟后,默默地叹了一口气,她一脸
的无可奈何,最后乖乖脱光自己的衣服,走到陈老师面前。

  陈老师问她:「然后呢?知不知道自己该干嘛?」

  我妈妈点点头,说:「知道。」

  接着,我妈妈伸手解开陈老师的裤腰带,陈老师硬邦邦的肉棒一下子窜了出
来。我妈妈蹲在地上,双手捧着陈老师的卵袋,用小嘴含住他的肉棒吮吸起来。

  陈老师发出愉悦地哼哼声,肉棒在我妈妈的小嘴里进进出出,沾满了我妈妈
的口水。我妈妈一丝不茍地给他吹喇叭,时不时地还擡头望一眼,确保陈老师觉
得很享受。

  陈老师摸摸我妈妈的脑袋,说了一句「骚货,技巧还不错嘛!」,然后他将
一只手伸到下面,抓揉着我妈妈的双乳。我妈妈一边给他口交,一边刻意挺起胸
部,方便陈老师玩弄她的大奶子……

  半个钟头后,妈妈从陈老师的办公室走出来,此时我正站在楼梯口等她。妈
妈见到我后,脸上表情有些尴尬,她下意识地抹了抹嘴,然后把手伸到领口里面,
调整了一下奶罩的肩带。我走上前去,问妈妈:「妈妈,今天陈老师找你谈啥了?
是不是我考试没考好?」

  妈妈摇摇头说:「没有、没有,跟你考试没关系,咱们回去吧。」

  说完,妈妈就骑着电动车带我回家了。

  ……



              (2)出卖妈妈

  几天后,一个下午,陈老师又把我单独叫到办公室。

  以往到教师办公室,我都是去被训话的,但这一次,陈老师见到我,却一脸
的和颜悦色,他笑呵呵地说:「小伟,你来啦?」

  我:「嗯,陈老师,您好!」

  陈老师:「小伟,我需要你办一件事。」

  我:「什麽事?您尽管吩咐。」

  陈老师:「不急不急,我先问你,你知道我前两次把你妈叫过来,都是干啥
的吗?」

  我:「那个……陈老师,我也不敢撒谎,其实我知道,你……你是喊她来挨
操的。」

  陈老师:「哈哈哈,小伟啊,你果然聪明。」

  我:「谢谢陈老师夸奖!」

  陈老师:「嗯,既然如此,那我就明说了吧,我觉得你妈人不错,我準备跟
她长期发展,以后我想操你妈了,你就找个理由,把她骗到学校来,能不能办到?」

  我没急着答複陈老师,思考了片刻。陈老师瞧我有点犹豫,突然变得兇巴巴:
「我问你话呢,小伟,你怎麽回事?」

  「我……我……」

  我一时语塞,不知道该说什麽是好,陈老师继续威胁我道:「你要是不听我
的话,呵呵,我看你怎麽在我的班级里混下去!」

  被陈老师这麽一恐吓,我也只得点点头,说:「好吧,陈老师,我试试看。」

  「什麽试试看?必须给我办到,否则我就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我无可奈何,害怕陈老师给我穿小鞋,只好壮着胆说:「是的,陈老师,请
您放心吧,都包在我身上。」

  听我如此表态,陈老师很满意,脸上再次露出微笑。

  「小伟啊,既然你答应我了,这样吧,现在就给我去办这件事。」

  陈老师突然来了兴致,立刻就想尝一尝我妈妈的肉味。

  我点点头,从教师办公室里出来。

  回到教室后,我开动脑筋,想找一个借口把我妈妈骗过来给陈老师肏屄……
虽然不容易,但聪明如我,眼咕噜一转,立刻想到一个好法子——我打电话给妈
妈,装出一副失了魂的口气,谎称自己在学校里跟同学打架,不小心下手重了,
把同学的眼角打破了,现在那名同学已被送往医院,老师责令我请家长!事态十
分严重!

  我妈妈接到电话后,果然信以为真,这个胸大无脑的女人,焦急万分,丢下
电话就往我学校赶。

  一刻钟后,我妈妈风尘僕僕地赶到学校。

  「陈老师,我来了,我儿子呢?」

  我妈妈站在教师办公室门口,语气很着急,但出于礼节,她不敢直接进去,
而是站在门口询问。

  「先进来吧。」

  陈老师不慌不忙地说。

  我妈妈走进办公室,她今天身穿一条白色绣花的连衣裙,裙摆很短,刚刚遮
住她肥圆的大屁股。妈妈腿上穿着肉色连裤袜,脚上一双6 厘米高的黑色高跟鞋,
一看就是才从单位赶过来。

  「穿这麽骚,你是不是欠操啊?」

  陈老师淫笑着问我妈妈。

  「好啦,陈老师,别开玩笑了,我儿子呢,他人在哪?」

  我妈妈红着脸说。

  「急什麽,小伟他跟同学打架,现在正在接受批评,你先过来,陪我玩玩!」

  我妈妈摇摇头,说:「陈老师,不要吧,我很担心我儿子。」

  陈老师急了:「我操,你这个臭婊子,敢不听我的话?」

  我妈妈无可奈何,只好怯怯地问:「那……那你想怎麽玩?」

  陈老师没说话,直接脱了裤子,露出他暴涨的鸡巴。

  我妈妈见状,叹了口气,乖乖走到陈老师身前。然后她转过身,背对着坐在
椅子上的陈老师,把裙摆提起来,脱下肉色连裤袜和丁字裤。

  陈老师看着我妈妈光溜溜的大屁股,兴奋地打了一巴掌,说道:「自己坐上
来吧,臭婊子!」

  我妈妈随即分开双腿,撅起屁股,坐在了陈老师的鸡巴上。陈老师双手握着
我妈妈的大乳房,食指和中指夹住我妈妈的乳头搓揉,从后面肏弄我妈妈的肉穴。
我妈妈弓着腰,背对陈老师,不停地「嗯嗯啊啊」呻吟着。陈老师的腰部用力地
向前挺动,鸡巴深深插在我妈妈的阴道里,我妈妈的臀部向后顶着,迎合陈老师
的抽插。

  俩人激烈地性交,「啪啪啪」声响彻整个教师办公室。

  我妈妈一边淫叫,一边把头转向后方,让陈老师亲上她的小嘴。两人的舌头
在对方口中不停地绞动,唾液不断地交换着……陈老师大力地肏着我妈妈的肉穴,
抽插力度越来越大,我妈妈受不了这强烈的刺激,她淫叫着吐出陈老师的舌头,
俩人的嘴又分开了。我妈妈红艳艳的口中连着一条透明的线,那是陈老师的口水。

  操了数百下后,陈老师的鸡巴在我妈妈的子宫口一顶,我妈妈再次大声尖叫
着,阴道壁开始喷射淫水,打湿了陈老师红通通的龟头,俩人同时迎来了性高潮。

  陈老师把精液射进我妈妈的阴道里,趴在办公桌上休息起来。

  我妈妈简单清理了一下阴道口,虽然大多数精液已经流进了她的子宫里,然
后我妈妈提起肉色连裤袜和丁字裤,但她顾不上休息,语气依旧很急切地问陈老
师:「老师,您舒坦了吧?那麻烦您告诉我吧,我儿子到底在哪?」

  陈老师已经在我妈妈身上发泄完了性欲,此时的我妈妈对他而言就像一张用
过的卫生纸,能扔多远就扔多远,他很不耐烦地说:「你回去吧!我还有教学任
务。」

  「可……可是……」

  我妈妈刚想开口,却被陈老师粗暴地打断:「可是什麽?蠢货,你儿子就在
家里!臭婊子,别烦我,快滚。」

  我妈妈有些摸不着头脑,既然我人在家中,陈老师为何还火急火燎地喊她到
学校来?不过看陈老师这副不耐烦的样子,我妈妈不想自讨没趣了,她将信将疑
地走出陈老师的办公室。

  妈妈回到家后,一看,我果真在家里。

  她一脸疑惑地问我:「小伟,你不是跟同学打架的吗?」

  我说:「是啊,怎麽了?」

  「可我……我刚刚去过你学校……」

  妈妈愈加觉得奇怪。

  我说:「是啊,但那个同学去了医院,医生检查说没问题,老师就放我回家
了。」

  「哪个老师?」

  「陈老师呀!」

  这时候,我妈妈终于反应过来,原来什麽同学打架、请家长都是幌子,陈老
师把她叫到学校,就是为了操她一回。

  ……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更新.